覆盤《八佰》:雖然說是最大程度還原發展史,但終歸還是商業大片

 

《八佰》其本質是商業片

且不說真正發展史上的在淞滬戰役中抗日救亡軍民是不是捉到這么多俘獲,就以抗日戰爭中後期解放軍對待俘獲的立場上也多是以基礎教育居多,即便在戰場上捉到一個韓國俘獲是很難的。在影片中編劇安排殺俘那個臺詞,更像是一個“老炮式”的臺詞,武林快意恩仇、以暴制暴,這也許會讓許多觀眾們看得熱血沸騰,大出一口惡氣,甚至於影片院裡頭的觀眾們還即使那個臺詞站起來歡呼。也許編劇較好的拿捏了觀眾們的情緒,但這真的就是抗日救亡解放軍的形像嗎?

正如網上很火的“青島西式風情街”在雨田君認為,只不過請勿過分解讀,許多人討厭看韓國動漫和該遊戲,這種的人就與否不愛國?甚至於新聞報道爆發之後許多人連那個青島外地人都不曉得風情街是什么回事。所以網民們反對風情街,這說明咱們有他們的少數民族記憶,這是值得欣喜的事情,但切莫缺少他們的少數民族自信,像《八佰》一樣以暴制暴,積極開展各式各樣地域辱罵、以及對他們的同胞謾罵,將他們滿腔的愛國熱情被居心不良的人藉助。

此種將現代青年黑幫的以暴制暴,只不過是對他們少數民族缺乏自信的表現。

同樣是戰爭片,小效率的《捍卫者》就做得較好,同樣是給父母寫信的場景,姚子青連長的家書就很一種清光緒軍官頭上所獨有的儒將氣質,將家和國家揉合在一同。“此去倘能獲救,固屬萬幸,如有不測,亦勿悲慼,但好好扶養兒女,孝奉翁姑,妻子許國,不用相送~”,同樣讓人的敬佩的還有石牌保衛戰中胡璉大將軍的家書“我今受命出任石牌堡壘守備,原屬本分,故我毫無牽掛。僅親老家境貧寒,妻少子幼, 鄉關萬里,孤寡無依,稍感慼慼,然亦無可奈何,只得付之宿命。諸子長大成人, 仍以當軍官為父報仇雪恨,為國盡忠為宜。”

從《八佰》的頭上我們看見一個六零後老男人的老炮自嗨(所以雨田君在此絕非是要嘲弄60後),一個內戰影片卻拍出了古惑仔的感覺。編劇為的是突顯矛盾對立,樹立了草莽英雄刀子等配角,但演出傷痕太過顯著,完全像是一個街頭古惑仔,反倒讓人覺得那個影片是另類的《老炮》。所以通過小人物抗日戰爭,展現出四行庫房保衛戰的艱辛和國人覺醒的過程,這是影片的成功之處,但是小人物的過分煽情,卻也讓那個影片註定是“華誼兄弟”想要掙錢的商業片,而非一個還原發展史的內戰片。

這兩人的話也被編劇用在了王千源和的姜武的家書之中“妻子許國,實為幸事”以及“諸子長大成人,仍以當軍官,為父報仇雪恨,為國盡忠為宜,讓我子孫後代,再不受此恥辱。”但兩人是大老粗的普通戰俘,沒能較好地展示出清光緒軍官的那種責任感,假如用在謝晉元等人頭上效果可能會較佳。從這點也能窺見編劇許多場景都是強行煽情。

在抗日救亡內戰中我偉大的抗日救亡軍民之所以能讓人敬佩,說自己的抗日內戰是無私,主要在於自己以德報怨的心胸。在影片《晚钟》裡頭,面對內戰已經完結出來戰敗,手裡沾滿鮮血的韓國軍官,我軍忍著內心深處的怒火,選擇將其俘獲,這是我們少數民族的心胸。而在影片《八佰》裡,竟然要讓戰俘槍決“日軍俘獲”試膽?許多人將其解讀為,我們戰俘正直,即便每一個人都是抗拒殺俘的,也從側面說明了的是韓國人的凶殘將我們逼成了 “鐵石心腸”。

2019年《八佰》在準備第二次公映的這時候,編劇就以“最大程度還原發展史”來標榜他們,甚至於片場在北京無錫灣造了一處四行庫房,不必小鮮肉來確保電影票房,不得不說此種營銷很快博得了到女性觀眾們的好感。

在今年《八佰》在影片院裡頭賺足觀眾們的淚水和影片票房,能說在那個暑期檔中一騎絕塵。大導演加上一眾實力派女演員,那些卡司陣容讓多次跳票和退檔的《八佰》一時間成為備受熱捧。在今年的這時候雨田君寫了數篇該文來深入分析《八佰》及其背後的發展史該事件,而本次藉著小日子過得不錯的國家公映《八佰》這個話題,也想老調重彈一下《八佰》背後這段厚實的發展史以及影片和發展史的差別。

因而小日子過得不錯的霓虹人引入整部影片,並高調公映,我們事實上也要以平常心對待,自己或許會吐槽《八佰》戰爭場面誇大,俘獲國軍不符合事實。

《八佰》對發展史理解

但在那個事情上上看,雨田君的解讀的是,這是一種狹隘的民族情緒。

總而言之,八佰中展現出來的商業片的“爽”,在一定程度上觀眾們可以回憶和思考這段發展史。在那個程度上是可取的,但假如仔細科學研究,這只不過就是一個典型的商業影片,並無法可《大决战》《大进军》等影片相提並論,發展史的厚重感只是為《八佰》影片的大背景進行鋪墊。此種現代編劇以個人喜好展現出來的“愛恨情仇”只不過並無法代表當時這段交織著屈辱和不屈的抗戰史。

— The end —

即便有這種的勁敵,才讓他們所謂的“勝利”更顯含金量。

但這終究是一部商業影片,任他說又怎樣,即便第二次世界大戰自己敗了。

相關韓國本次公映《八佰》其背後的動機,在這兒依照雨田君的解讀上看,只不過也算是正常操作,正如我們看《太平洋的奇迹》《日本最长的一天》《中途岛之战》《硫磺岛手纸》一樣,從觀影者角度上而言,我們欣賞“招核男兒”們勇往往前的“板載反攻”的同時,也在高興這群“撒旦總算還是輸給了公義”。而韓國公映《八佰》也是如此,看似以英雄來讚揚的四行庫房的“八百壯士”,實則也是以勝利者的眼光來得看待那個發展史。

但事實上,《八佰》就是裹挾著“戰爭片”外貌的“商業片”。

Trước     Kế tiếp

thẻ   老炮 大決戰 晚鐘 太平洋的奇蹟 中途島之戰 日本最長的一天 八佰 大進軍 硫磺島手紙 捍衛者